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山老人的博客

我的精神园地,真诚欢迎朋友来访.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退休老头,还是一个支边老知青.一个只要过程,不追求结果的摄影爱好者.中国国门摄影研究会理事,http://www.cngm.org/sheying/huiyuan.asp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亚洲摄影协会,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温州市摄影家协会.温州鹿城摄影家协会理事:车坛影协会员,瓯越摄影会员网址//www.ouyuephoto.com/author.aspx?name=雪山老人:网址 //www.ctps.cn/photonet/userpage.asp?userid=%D1%A9%C9%BD%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边疆岁月回忆录之二  

2008-06-15 21:11:56|  分类: 边疆岁月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县的知青全分在四团六连,我在七班。连队里的领导全是现役军人。他们的帽上都有红五星,领头上还有红领章,都是我们的领导,在我的心里他们分量无可比拟。我把对解放军的崇拜全都体现在对他们的情感上。相信他们的话就是命令。在我们兵团里也有一些见过世面的,他们对我们这些出身贫寒无知的弟兄都非常客气,也非常丈义。凡从家里捎来的烟酒食品,基本上做到我们几个穷弟兄见者有份。但他们犯上的情绪却令我惊奇,啥也不怕的脾气也确实让连领导难以应对。连队的排长基本上是复员军人,基本上属于扎根边疆的类别。还有几个女生排由于需要,才在女知青里选拔的几个同仁。纪律约束严格那是连队里当时的绝对特征。生活艰苦那也是不争的事实。知青原本不是军人,面队纪律的严格,多数人唯一的选择就是服从听命。简单粗暴的工作方式总是让人觉得无助无能又无奈,心里很难受,表面上还是假装无所谓。也有人不服的,更有公开顶撞公的。“你算老几,你要咋的?我就这样!我就咋的!”其实每一个人面对严酷的现实,心理上出现逆反,一点也不奇怪。在哪个环境下,思想上有点想法,也是十分正常 ,非常合理。 可也有人左的出奇,现在看来,那是不可理喻,居然还喊出“活着干,死了算”的口号。无论过去和现在,我总是不理解为什么会提这样没有人性的口号。兵团里的许多事情我是从来不向家里人透露的。这些事都是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是是非非。在那宁左勿右的年代。我们确实由于无知干了一些不该干的傻事。首先声明,咱对事不对人,更不要对号入座。这只是历史的回顾。历史的责任不属于个人。更何况,我的个人意见还不一定就对。

第一件就是在戈壁上种水稻,理由是屯困戌边的需要。由于我在高中上的是农业技术学校,尤其对水稻的生产技术相对清楚。论乌兰不和沙漠的气候,土地等都不具备种水稻的基本要求。顾名思义,水稻水稻,没有水就种不成稻。水稻最需要水,可我们的地没有犁底层,用电机抽来的水,实际是边抽边漏。漏水的地也留不住肥。为了有保苗,我们只好安排日夜抽水,同时不断的施肥。我如实报告个人意见:种小麦比较有把握,种水稻想要收成不大可能。无奈领导却下的死任务,我也只好一天到晚往试验田里跑。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执行就是不服从命令。结果是浪费青春浪费了电。到头来,迎来了连谷种也收不回的收成。要说问我在乌兰不和种水稻有什么体会。我可以明确的回答,干任何事,都要尊重客观规律,不科学的盲干得到的结果就是:必定会失败!卫星要上天,没有科学技术,当然不行!在戈壁沙漠种出小麦有可能,种水稻不行!在乌兰不和沙漠种水稻就象要公鸡下蛋一样,即使能实现水稻抽穗开花,最后也给出几粒稻谷,这与投入生产的差距还有十万八千里!当然作为实验也为必不可。但任何科学实验都需要科学的态度。

第二件就是挖红柳。要改造沙漠,第一件事就是要保护植被固定风沙。红柳其实是我们的朋友!我们除出操,训练,立正稍息摸打滚爬之外,就是组织人员去沙漠里挖红柳。红柳它是高原戈壁上最普通、最常见的一种植物。红柳的根扎得很深,把触须伸得很长,最深、最长的可达三十多米,以汲取水分。红柳把被流沙掩埋的红柳枝干变成根须,再从沙层的表面冒出来,伸出一丛丛细枝,顽强地开出淡红色的小花。春天火红色的老枝上,发出鹅黄的嫩芽,接着会长出一片片绿叶。他可以固定流沙。高寒的自然气候,使高原人很容易患风湿病,春天的嫩枝和绿叶是治疗这种顽症的良药,能使多少人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因此,老百姓又亲切地称她为“观音柳”和“菩红柳萨树”。可我们什么也不懂,为了盖房子,为了取暖,就拿起铁楸去连根挖取我们的朋友!现在我们从环保,从生态的角度去考量。挖红柳的举措绝对是错得不能再错的事。历史的评价:这不是建设而是破坏!

第三件就是挖地道。我们六连的地下长城可是出了名的。结果好象很圆满,过程却非常惊险。现在看来简直是非常可怕。一是开挖之前没有作过地质考察。到底在沙漠地带能否缺挖地道乏任何的依据,更谈不上科学数据。二是开挖时没有规划,伸挖的方向和道口的设定都是各班自己掌握,凭着感觉,就看老天的造化!三是在挖掘过程始终没有安全措施,谁也不知道挖在什么地方会跨塌。也没有防跨塌的任何应对措施。其实当时我不傻,作为一个班长,心里也一直为自己和战友们的生命担惊受怕!但这是政治任务,无论如何也要完成他。担心管担心,我和七班的战友一起努力奋斗在地下,为提早完成任务,我们不分日夜,每挖进一尺都要流一身汗。我们把地道挖到水井,我们把地道挖到了伙房,一直延伸到荒原。老天保佑,伟大的地下长城终于在上级的干预下胜利竣工。兵团三十周年时我特意回访了六连地道。告诉我的结果是早以全部倒塌。这已经无关大局,因为我们已经经历了磨练,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地道与社会主义建设没有关系,他的历史意义也许由于倒塌谁也不会再去评价。

现在回头看,是由于我们无知,直接参与干了傻事。也许傻得有些辛酸!傻得有些可怕!然而我们终究幸运地得到练励,在曲折的人生道路上迈出了坚定的步伐!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