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山老人的博客

我的精神园地,真诚欢迎朋友来访.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退休老头,还是一个支边老知青.一个只要过程,不追求结果的摄影爱好者.中国国门摄影研究会理事,http://www.cngm.org/sheying/huiyuan.asp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亚洲摄影协会,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温州市摄影家协会.温州鹿城摄影家协会理事:车坛影协会员,瓯越摄影会员网址//www.ouyuephoto.com/author.aspx?name=雪山老人:网址 //www.ctps.cn/photonet/userpage.asp?userid=%D1%A9%C9%BD%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边疆岁月回忆录之一   

2008-06-01 07:47:04|  分类: 边疆岁月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前的边疆岁月造就了可歌可泣的名人英雄,也淡淡推出了无数平平凡凡努力奋斗的无悔人生。那些长眠在阴山脚下战友啊,你是否还在继续沉睡?乌兰不和的风沙还是那样的疯狂?几回回梦里修大渠,几回回梦里探望那片盐缄地。我开垦的土地是否已经产粮?我盖的房子,他的新主人是否已经领到房契!乌兰不和沙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儿子,现在手里还拿着相机!年过花甲的我,回忆那战天斗地的故事,回忆那灵魂深处的记忆!就象品尝着陈瓤的酒,沉醉于对人生的回味。

                                               咱是没有帽徽领章的军队 

1969年6月15日这是一个燃烧而难忘的日子。也是真正离开父母走向我自己未来人生的开端。我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自愿报名参加屯垦戌边的。并以非常自豪地的感觉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至今我还保留了一张珍贵的照片,那就是我们队伍开拔,离开瑞安县城时刻朋友给拍下来的。当时好些人都是哭了,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气氛也有些悲壮。可我没哭,虽然也有些伤感和留恋,总体上,还是表现出了勇敢和坚强。那张照片上的我,还是面带笑容而且笑得还有点灿烂。当时在我心里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好儿男志在四方,是雄鹰就要在浩瀚的长空上翱翔。既是党和毛主席要我们去边疆,就是要义无返顾地把边疆当做反修的战场。什么前途命运,什么困难,什么环境恶劣,那时我的确什么也没多想。真的是一腔热血,满脑子的是报效祖国,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巴不得演绎一场血染疆场。我就这样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返,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态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爹娘。随着火车在铁道上有节奏的声响,拌和着高昂嘹亮的歌声,我们一路北上。都快晚上8点多了,内蒙的太阳居然还刚下山。内蒙---我的第二故乡,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白天特别长。我们又乘汽车到了杭锦后旗一个小院。没有木床只有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炕。军人刘家生副指导员告诉我们,在杭后我们要小住几天。说是要进行什么教育经过思想整顿后再上岗。还要进行编队,还要确定正副班长。

我们刚从南方来,对内蒙干燥的气候就不大适应。许多战友,干得鼻子流血!我的适应能力还算可以,但还是觉得喉子干干的。几天下来,尽吃面食的东西,这对从小吃大米的人来说不太好适应。打家乡时,因为要离开父母,那一段时间家里尽量给做好吃的,与这儿一比,内蒙的伙食可是属于极差的级别。要过这个生活关,对我来说还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许多战友出发时带来的食品就发挥了作用,他们至少还有一个过渡期。而我来内蒙时根本就没有带什么食品。一是家庭困难,尽管父母也想让我带些食品,可我不想增加父母的经济负担,坚决反对。二是我觉得,食品是的消费品,每日都需要,只能靠自己去适应,所带的东西再多也吃不了几天。一句话,带得再多也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就提早进入了艰苦奋斗的阶段!在杭后的一周过去了,我象做梦一样,感到奇怪!咦!没有吃饭居然也还活着,我根本没有面食也是主粮的概念。

许多事情想法是没有错的,但实际的过程却非常痛苦。领导虽然已经考虑到我们的生活问题,也千方百计增加了副食标准,而我们总觉得吃饭没味。过了两天我就熬不住了。哥儿几个就聚在一起,研究如何应对。通过了解,内蒙当地鸡的价格不贵。于是我没决定向老乡买鸡自己屠宰打打牙祭。说干就干,我们为改善生活,记得是一元钱买一只鸡,哥们几个买了两只鸡,又加几斤老白干悄悄地干了一回。酒后我们在院子里演绎了一出鬼子进村的游戏。凡是有酒下肚的哥们演得最为逼真,最为努力。就这样我们开始了自己生活的第一页。乐极生悲呀,第二天,刘副指导员就召集我们几个开会,让我第一次吃到批评,体会到违反纪律的滋味。我纳闷,我们几个可没有走漏了风声的,是谁告了密?是哪个狗娘养的多嘴多舌搬弄是非?其实很简单,后来刘副告诉我,是鸡毛没有处理好出的问题。在当地鸡毛处理必须埋在地下,不许到处乱扔。是院子大妈找刘副提的意见,这事还能怪谁。一个刚来的,怎么也不能把老妈妈得罪。“你们现在是军人,已经不是老百姓!买鸡喝酒,还闹什么鬼子进村,似醉非醉。无组无纪律,叫我如何向你们的父母交代!!”刘副指导员大声的批评让我感到压抑,背地里我伤心地流了泪,因为这是我出的注意挑的头,如今惹下麻烦造成后果,也许会影响大家的进步,怎能叫我不内疚后悔?当时咱不知道,咱为什么成立内蒙兵团的真实意图,也不了解上面发了什么文件。现在,已经解密,到网上百度一下非常方便。那时咱刘副也看不到这些内部文件。是啊,从百姓到军人就是有距离,这事也坏事变好事,他叫我明白,咱是没有领章帽徽的军队。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