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山老人的博客

我的精神园地,真诚欢迎朋友来访.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退休老头,还是一个支边老知青.一个只要过程,不追求结果的摄影爱好者.中国国门摄影研究会理事,http://www.cngm.org/sheying/huiyuan.asp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亚洲摄影协会,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温州市摄影家协会.温州鹿城摄影家协会理事:车坛影协会员,瓯越摄影会员网址//www.ouyuephoto.com/author.aspx?name=雪山老人:网址 //www.ctps.cn/photonet/userpage.asp?userid=%D1%A9%C9%BD%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怀念筱莲【三年祭】  

2008-08-15 00:04:34|  分类: 神圣芳草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9月3日,是我爱人张筱莲和白志雄,林朝明摄友离开我们三周年的日子。我以无比沉痛的心情把过去的一些悼念活动的材料予以整理,以寄托我的哀思。他们舍我而去,已是整整三年。但他们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历经生与死的考验,我顽强的走过了三个年头。我的相机还在继续摄影创作。真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以坚定的步伐走向花甲之年!

筱莲个人主页: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http://www.ctps.cn/photonet/userpage.asp?userid=%F3%E3%C1%AB 

老知青个人主页: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http://www.ctps.cn/photonet/userpage.asp?userid=%C0%CF%D6%AA%C7%E0 

68届个人主页: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http://www.ctps.cn/photonet/userpage.asp?userid=68%BD%EC 

      2005年7月23日温州市鹿城区作为东道主,迎来了中国摄影界的一大群众性盛事———<中国摄影报>全国影友联谊活动。筱莲积极地参加了活动的会务工作。来自全国各地近40位影友和温州本地300多位的摄影“发烧友”欢聚一堂,搞“讲座”,办“影赛”,影友的热情胜盛夏骄阳。我们在活动中,由白志雄为我们留下了下面这张珍贵的照片。这张照片已经成了历史的纪念!既是对白志雄的怀念,更是我和筱莲在人间的永恒!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2005年9月3日,哪个非常悲惨的日子,筱莲舍我而去,三十年的夫妻缘分就让一场车祸给断了!我们都是支边知青,她在黑龙江,我在内蒙古。既是老乡,又是大学同窗。分别三载,怀念思绪绵绵长长。深夜不能寐,含泪草就小诗,记录心情。

                               尼康无损汝仙逝,三载相思有谁知?

                               夕阳西沉景依旧,古渡有舟船夫迟。

                               西子低吟诉旧事,和山高歌笑情痴,

                               南柯一梦三十载,孤雁欲飞难展翅。

                               碧绿荷叶花满池,只求乾坤两相絷,

                               无奈阴阳无通道,来生再续近咫尺!

朋友大爱无痕说:

        人生就是一种战斗的交响曲,在这个乐曲中,有舒缓、有奔放、有凝重、也有悲沧,所以,看透了这人世的轮回,一切也就显得平淡而舒缓了。我想那边的阿姨也不希望看到你愁丝上头,悲绪心里,她一定是愿意看到你高高兴兴,健健康康的生活,所以,要释怀,要解脱,人生还有很多的精彩在前面向你招手,用您的镜头,向人间奉献最美的风景,给活着的人带来愉悦,同时也是告慰那边的在天之灵,我想说的只能是这些,当否请别介意。

我说:  碧绿荷叶花满池,只求乾坤两相絷,悲绪伤心真情在,阴阳无渡戏情痴!处于无奈中的人必须自拔也! 珍重每一天,过好每一天! 来生再续也是不久的将来的事! 这是必然规律耶!

朋友横山断云依水说:

人生最苦是别离.......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随缘吧,她在天之灵希望看见你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的。

我说:我不信命,但我还是觉得缘分的确还会有的!缘是天意,分是人为。聚散皆是缘也!回忆过去,怀念故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我只有选择坚强,必须从无奈中走出来!朋友承家说:“大爱是一颗顿悟的心。因某个机缘而重新看待生活。全新理解人生的顿悟,是一种感觉,是一种超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的就是人经历了一次生与死的考验后,就会对人生有一个新的彻头彻尾的认识,把一切功名利禄看得很淡,从而更加善待生活,珍惜生命,福音自然会悄然而至。”“拥有宽广的胸怀,博爱的精神,你的世界就会更加绚丽,你对人的大爱,必然回得到丰厚的回报,无心插柳柳成荫。”“大爱是一颗感恩的心,是一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心。拥有感恩的心善待生活,就会感到周围的世界是那么的美丽......。”我希望在追求大爱的过程中得到永恒!

友鲁泉说:  没想到竟会是这么一篇深情文字...被你感动!"尼康无损汝仙逝,三载相思有谁知?"...相信筱莲她地下有知...

我说:  情是一种思念,是一种牵挂。不受意志所转移!

朋友歪树说:         把她放在心里,开始新生活!

我说:  活着就要好好活,认真的过好每一天!

朋友张少华也引用了我的诗句说:

碧绿荷叶花满池,只求乾坤两香絷,悲绪伤心真情在,阴阳无渡戏情痴!

我说:

人生如烟匆匆过,世人百岁有几多?花甲顽童享天籁,高歌心曲梦南珂。

筱莲的离去,对我和所有的朋友来说都无法接受.

外甥女琪在奥地利,无法回来,她在网上表达了对二姑妈的怀念。

琪说:无景教人牵/岭势危岚/依依绿水饶云烟/从此青山添挚友/挥手人间/别后见时难/思念千般/殷殷慈爱慧而娴/再聚只能浮梦里/累洒青衫。

今天我把琪的小诗找到又重读了一遍,心里的伤感泛起阵阵酸楚。于是我学琪韵也写了首小诗。

我说:何处娇容觅/仙逝三载/悠悠情思如云烟/无梦你我难相会/远在天边/何时再相见/感慨万千/纵有蛮力难回天/尼康又添新机器/抹泪煮茧。

                                

                           温州市摄影家协会和车坛影协的悼词
        青山为证,绿水为印。温州摄影界三位影友白志雄、张筱莲、林朝明魂泊林坑,为摄影艺术而献身,其德其人,众人翘指。与为拍摄《远去的家园》而在林坑坠机身亡的香港卫视凤凰台赵群力相映成辉,共同谱写了一曲追求艺术的悲歌!其壮举永远铭记在我们摄影人的心目中!此时此刻,汇聚在我们心中的是一个共同的心声:努力完成你们的未竟事业!
   愿三位一路走好!
                                                               温州市摄影家协会全体会员
                                                                         二00五年九月七日

                                                               车坛影协全体会员 同祭
                                                                         二00五年九月七日

 

                                            温州市艺术摄影学会的悼词

         生命或许永远不能轮回,英容笑貌却永远留在我们缅怀之中。噩耗将我们的心撕碎,不愿相信的事实让我们满面是泪。三位为摄影艺术,为繁荣温州摄影事业乃至全国的摄影事业的发展,执着地,辛勤地,永不休止地创作着,奔波着。将他们的爱和忠诚化着一幅幅绚丽的画面,将丰盛的精神食粮奉献给父老乡亲。他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仅仅是滴滴汗珠而且是鲜血与生命。正当他们的摄影事业与艺术修养如日中天,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绿水青山拥抱着他们,他们化作蓝天白云,他们如同丹柯高擎着火红的心,为摄影人照亮着前进的路。安息吧,亲爱的战友!我们必将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完成你们的夙愿。 


                                                                你们的朋友: 
                                                      温州市艺术摄影学会会长: 王 曙 
                                                                                 秘书长: 王胜利  
                                                      温州市艺术摄影学会 全体会员 
                                                                                            2005/9/4 
                                                                                            

                                                                   温州职工摄影协会  悼念词


         这是温州摄影界的一个最悲恸的日子,这是温州摄影人必将永记心头的日子。白志雄、张筱莲、林朝明,三位事业如日中天的摄影家,温州职工摄影协会最亲密的影友,突然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走上了摄影创作的不归路。我们温州职工摄影协会的全体会员,对他们的罹难,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并对他们的家属,表示最诚挚的慰问。  

    还是在我们协会初创的日子里,他们就热情地参加了协会组织的多项活动,特别是在去年的“温瑞塘杯摄影比赛”中,他们起早贪黑,全力以赴地投入创作,每人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为大赛的圆满成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特别是白志雄同志,以其精湛的技艺,不怕艰险的精神,创作了作品“塘河古塔新夜景”,荣获了影赛的特等奖。而后,又带着作品为协会会员介绍了创作经验。这一切,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然而,都已成了我们永远的回忆。  

    安息吧,亲爱的影友,你们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因为你们已经留下了用血汗创作出来的千万件作品;安息吧,亲爱的影友,我们一定会去继续你们未竟的事业。  

                                                                             温州职工摄影协会  
                                                                                        2005.9.4  

 朋友SJ在温州职工摄影网站上建立了网络灵堂,他说:

        在温州基安山殡仪馆3号厅5号厅分别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温州市领导以及各界人士和各地影友代表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全国各地的摄影协会以及各大摄影网站发来了唁电,他们分别是<中国摄影报>、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浙江省文联等(名单略)。车坛影协会员“quwen”和“@逆光@”受“老顽童”委托代表车坛影协网站以及华夏摄影网“伍承平”等等参加了追悼会。温州职工摄影网对追悼会进行了全面的报道。车坛会员“峻峭”包括各地的影友通过短信的形式向为摄影艺术献身的三位影友表达沉痛的哀悼。让我们缅怀他们,寄托我们的哀思,共祭在天英灵!在温州基安山殡仪馆3号厅5号厅分别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温州市领导以及各界人士和各地影友代表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全国各地的摄影协会以及各大摄影网站发来了唁电,他们分别是<中国摄影报>、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浙江省文联等(名单略)。车坛影协会员“quwen”和“@逆光@”受“老顽童”委托代表车坛影协网站以及华夏摄影网“伍承平”等等参加了追悼会。温州职工摄影网对追悼会进行了全面的报道。车坛会员“峻峭”包括各地的影友通过短信的形式向为摄影艺术献身的三位影友表达沉痛的哀悼。让我们缅怀他们,寄托我们的哀思,共祭在天英灵!

我说:05年9月9日,那是痛苦日子.我晕晕的。靠朋友们的帮助把丧事办完,我还是晕晕的。我好象自己在梦游中.如果是一场梦那多好哇!事实非常清楚,这不是梦.三天后我才明白所发生的事情是真的.于是我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发在温州职工摄影协会的网络灵堂上:"突然的生死离别真叫我无法接受!志雄、朝明、筱莲,请原谅,在落差三十多米、天悬地转的过程中我无能为力去帮助你们,我自身难保无力回天。筱莲,请原谅,志雄动脉大出血需要我先去为他止血,当时我只能疼在心里。当你们接二连三地离去,我的心疼痛至极!曾几何时,你们三人一起到新疆、内蒙、坝上、云南、安徽、福建,丢下我一个人,我很失落。而这次却是永别,使我撕心裂肺!我的身体虽完好无损,可我的心却伤透了。    大家都在为你们的离去而悲伤。各级影协领导、中国摄影报、摄影界同仁们以各种形式对你们的离去表达了沉痛的悼念。应该感谢他们的关心。志雄、朝明家我已前去悼念、慰问。 你们现在天国,站得很高看得很远,可以看到很多我们在人间看不到的美景,愿你们多拍片子,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请你们务必保佑所有摄影人的平安! 你们为了追求摄影艺术,锲而不舍,你们用镜头作笔,书写美丽人生,创作出了许多优秀作品。你们想完成而未完成的事,我和朋友们一定会努力去完成。 好弟弟志雄、朝明,亲爱的妻子筱莲一路好走!"你们的生命虽然短斩却很有宽度。走了!他们真的走了!而且永远不可能回来了!人死不能复生啊,这就是规律!所以所有活着的人必须要珍惜生命,热爱生活。只有今天才是真正是属于你自己!记得05年9月温州的媒体报纸还登载过关于事件的文章,我决定把他给找来,以致纪念!温州日报2005年9月10日发表了温州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朱宝钢 的文章:

                                   青山作证 绿水为凭

                     ———白志雄、张筱莲、林朝明摄影作品选

                         ------温州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朱宝 钢  2005/09/10 

    9月3日是温州摄影界的黑色星期六。当日上午11时左右,我市摄影家协会会员白志雄、张筱莲、林朝明等5人在永嘉县境内的林坑摄影采风途中,发生意外,连人带车从30多米高的山坡坠落,他们三人先后罹难。

    说起这段令人唏嘘扼腕的事故,我无意中还是最初的获悉者。

    9月3日下午2时,我拨通了白志雄的手机,想询问一下他刚刚入选第十一届中国国际摄影艺术展的摄影作品名称,谁知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声音。我一愣,以为拨错了号码,随即又按通讯录上的号码重拨了一次,又是同样的声音,问是谁,一句“我不是白志雄”,电话就挂了。这样的回答让我纳闷,不知是预感还是什么,我又拨了一次电话,并自报家门。对方一听,顿时传来了悲怆之声:“我是雪山老人,我们在永嘉摄影采风,翻车了,已经有伤亡了。白志雄、张筱莲正在仙居县中心医院抢救,林朝明已经不行了,他的家属联系不上,你想办法找一下!”

    等我联系上了林朝明的家属,再拨电话过去,第二个噩耗随即传来……

    白志雄、张筱莲、林朝明都是摄影圈里彼此熟悉的影友。

    1952年出生的白志雄摄影出道很早,上世纪70年代初上山下乡,他在黑龙江七台河就迷上了摄影,并在照相馆工作过。回到温州后,师从名家邵家业先生,拍黑白照,干暗房活,1980年还参加了浙江省首届摄影进修班。后来息影从工办企业,近几年重操旧业玩摄影,并一发而不可收。

    他把传统手法和现代科技加以有机结合,硬是走出了画意摄影(如《铮铮白桦傲霜雪》)和创意摄影(如《草原星星》)的路子,并接连在第21届国展和第十届、第十一届国际影展中入选。他的作品具有气势感和空间感,如《奔马朝阳》,表现了蒙古大草原的豪放粗犷;有的作品又不失精雕细琢之意,如《虾坊飘香》,那光影、那蒸汽、那动作,无不恰到好处,给人以“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的感觉。前天在白志雄家的案头上看到一份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申请表,里面填满了他的各种资料,我顺手一翻,显然,他的入会条件已经具备。据刚得到的中国摄影家协会的通知,已经同意追认白志雄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张筱莲,一脸的喜面人相,54岁的她已经喜滋滋抱上了活泼可爱的小孙女,像个标准的家庭主妇,平日里影友们都亲切地称她为“筱莲大姐”。但她拍起照片来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取景构图、调光配色,总是琢磨再三,毫不含糊。

    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观察和对摄影构图用光的感悟,成功地使两幅摄影作品《沙漠驼影》和《雪原牧歌》入选第七届上海国际艺术摄影展,并在奥地利、香港等国际摄影沙龙中频频得奖。她的作品颇显空灵和秀气,如《小荷已露尖尖角》,对色块的调配、前景与虚实的安排、焦点的聚合和在画面中的定位等,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在风情民俗摄影题材的把握上,显示了画面的通透感和历史的沧桑感,如《乡宴》,既追求艺术性又不失现场的真实感。鸟类照片拍摄的难度一般较大,需要迅速反应和瞬间发挥。在《比翼》中,作者的抓拍功夫完全不亚于摄影记者,在对光线和背景的运用上达到了黑白片摄影师的专业水准。据她爱人雪山老人介绍,张筱莲近四年中拍摄的各类胶卷就达上千卷,储存的照片和电脑资料更是难以计数。

    林朝明,再过三年就到了退休年龄。老林进入摄影圈虽然时间较晚,但热情很高,劲头很足。多年的机关工作经历,使他在摄影方面养成了作风严谨,观察细致的好习惯。他寡言少语,文雅谦和,埋头学习,不断耕耘,在一班摄影好手的陪伴和提携下,起点较高,很快就有好作品问世,并在香港摄影沙龙中获奖。在他公司走廊和办公室墙上,挂满了他在新疆、坝上等地拍摄的作品。相比之下,老林的作品以中景见多,画面简洁,对色彩和光影的运用有自己的认识和理解,特别是对风光风景的摄影情有独钟。这对出道时间相对较短、年龄较大的人来说是一条入门捷径。

    邵家业先生首次与老林碰面时,老林说:“我早就认识你,还到过你家。”邵先生不解,老林乐呵呵地说:“文革初期,我还是一名红卫兵,曾奉命到你家抄家,看到那么多照片……”邵先生说:“幸好,我家的照片基本上是风光片,没有什么政治问题。”其实,在那个年月,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幸好当年的红卫兵没对这批宝贵的照片下手,不然的话,温州上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的图像资料将会严重缺失。老林的坦诚和对摄影的早期潜意识由此可见一斑。

    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影友泪满襟。瓯越·艺术特推出白志雄、张筱莲、林朝明三位摄影师的摄影专版,以示纪念。

    愿他们三位在天外美景中一路走好!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草原星星(入选第十一届中国国际摄影艺术展)白志雄 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瓯江明珠 白志雄 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铮铮白桦傲霜雪-----入围中国第十届国际艺术展    白志雄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奔马朝阳      白志雄    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虾房飘香         白志雄 摄

残阳                    林朝明摄

景星岩                 林朝明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小荷已露尖尖角  张筱莲 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比翼  张筱莲 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风雪北涧桥  张筱莲 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太湖帆影  张筱莲 摄

[原创]怀念筱莲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乡宴   张筱莲 摄

在温州基安山殡仪馆3号厅5号厅分别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温州市领导以及各界人士和各地影友代表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全国各地的摄影协会以及各大摄影网站发来了唁电,他们分别是<中国摄影报>、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浙江省文联等(名单略)。车坛影协会员“quwen”和“@逆光@”受“老顽童”委托代表车坛影协网站以及华夏摄影网“伍承平”等等参加了追悼会。温州职工摄影网对追悼会进行了全面的报道。车坛会员“峻峭”包括各地的影友通过短信的形式向为摄影艺术献身的三位影友表达沉痛的哀悼。让我们缅怀他们,寄托我们的哀思,共祭在天英灵!

 

在温州职工摄影协会的网络灵堂我留下这么一段话:‘突然的生死离别真叫我无法接受!志雄、朝明、筱莲,请原谅,在落差三十多米、天悬地转的过程中我无能为力去帮助你们,我自身难保无力回天。筱莲,请原谅,志雄动脉大出血需要我先去为他止血,当时我只能疼在心里。当你们接二连三地离去,我的心疼痛至极!曾几何时,你们三人一起到新疆、内蒙、坝上、云南、安徽、福建,丢下我一个人,我很失落。而这次却是永别,使我撕心裂肺!我的身体虽完好无损,可我的心却伤透了。    大家都在为你们的离去而悲伤。各级影协领导、中国摄影报、摄影界同仁们以各种形式对你们的离去表达了沉痛的悼念。应该感谢他们的关心。志雄、朝明家我已前去悼念、慰问。 你们现在天国,站得很高看得很远,可以看到很多我们在人间看不到的美景,愿你们多拍片子,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请你们务必保佑所有摄影人的平安! 你们为了追求摄影艺术,锲而不舍,你们用镜头作笔,书写美丽人生,创作出了许多优秀作品。你们想完成而未完成的事,我和朋友们一定会努力去完成。 好弟弟志雄、朝明,亲爱的妻子筱莲一路好走!’你们的生命虽然短斩却很有宽度

        走了!他们真的走了!而且永远不可能回来了!人死不能复生啊,这就是规律!所以所有活着的人必须要珍惜生命,热爱生活。只有今天才是真正是属于你自己!

                    摄友郑延根的纪念文章说:

 

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摄影人的意义在于拍出优秀的摄影作品奉献给社会。白志雄、张筱莲、林朝明三位摄影人是真正做了的。他们生命不息,拍摄不止,为我等摄影爱好者树立了光辉的典范。今年7月份老白与其他三位影友就去过云南二十几天,回来后,又与我、朝明、常锋去了霞浦,近周去过仙居的景星岩景区,碰上云雾,拍得佳作;68届曾发表在“车坛影协”的网上,白志雄还直鼓励拍得好:“当地景区的洪老板会感谢您”等等。上周五上午也就是出事的前一天,林朝明还约我会面,谈谈如何制作一幅好的摄影作品。我与其相约中午在办公室会面,让我示范着如何在PHOTOSHOP软件中制作换背景的操作。当即,我首先做了一幅画蓝天白云的荷花图,另又制作了一幅风景图片,并告之操作的步骤及方法。他看得入神,听得非常认真,表示虽还有难度,但会去实践、摸索的。我鼓励说,自己都是自学的,去掉一个“怕”字,你准能在不长的时间里做出更优秀的作品。次日上午,噩耗传来,我心怦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重复的信息证实后,我三步并作二步找到朝明的单位,上二楼我见到他的同事后竟一时说不出话来,稍息片刻调整后才向其同事通报们通报了事故消息。期间曾向张筱莲的爱人蒋锡础通过电话,拨去的号码是白志雄的,接听的是老蒋。从他那知道林朝明已去,白志雄,张筱莲伤情严重非常危险,还在抢救。经过二十分钟我去了白志雄家,见其女儿泪水满面,伤心哭泣,说“爸爸没了”,我说“不会的,不会的,你爸与张阿姨还在医院抢救呢”。她才得稍稍平息,怀疑是否真的错传消息。与此同时又从“千杯不醉”那儿进一步得到证实,白志雄、张筱莲已经没有了,我再也禁不住满眼泪水,痛哭无比。
    我与他们的友情是在多次摄影创作完成中积累起来的:第一次与“千杯不醉”白志雄、筱莲同志,在太湖拍摄“千帆竞发”,一天多时间的来回;第二次是在2004年的4月,还是与“千杯不醉”和他们三人,在安徽的石潭拍摄春天的油菜花、桃花、云雾风景,当时虽没有遇到理想的拍摄天,但我们同吃、同住、同行的拍摄经历,至今难忘。临回时,五人还合影留念。4月份在江西省的婺源江岭,6月15日,又一同在永嘉茗岙梯田上拍摄风光,当日我们遇上好天气时,白志雄高兴得像小孩一样,对我说:“阿根呵,今天可是我们遇上最好的一次了“。两眼笑着比平时眯得更细了。今年8月7日,与“F5CF”(常锋)和白志雄、朝明又去了一趟霞浦,在台江海上养殖场拍摄现场,老白的摄影精神,还是那样的执着、认真和与众不同。只见他在两棵大树周围,左看右看,上下观察,不停地拍摄,足足拍了近一小时后,才上山拍摄全景。为了能自己亲自上网,几次约我去了他家指导如何制作上网作品及怎样上网。
    林朝明作品第一次上网,是在8月13日的下午,星期六,我在办公室加班。临下班时叫我去他办公室,帮助如何上网。我去他办公室在他指导下先选取了一幅今年夏天在美国曼哈顿河边拍一幅城市风光片,稍经制作后就上了第一张网上作品,取名《曼哈顿之夏》。星期一,也就是8月15日上午,还叫我过去,进一步指导上网,又上了《沙漠驼影》、《雪景》、《侠影》、《风雪转场》四幅作品。其中作品《风雪转场》中的赶马人,要求我给他作些经调整,在他的具体要求下我将调整了赶马人的位置。自此以后,他就学会了作品自行上网,并相继发表了38幅作品,最后一幅作品上网的时间是9月2日下午2:53时,作品为《楠溪秋色》。在朝明的电脑里,还有许多拍摄作品,只是上网生疏,尚来不及整理发表。我对他说,等退休后有的是时间,好好整理,制成作品画册印刷成册,他满怀信心而又十分谦虚地表示,现在还不到时候,自己作品还不够,等拍足了一定要出版。在他公司的走廊、各办公室墙上都挂满了他在新疆、坝上等地拍摄的风景摄影作品,在促进和营造企业文化,发挥了他自己应有的作用。在公司他是常务副总,分管日常事务,他抽出业余时间,拍摄出这么多的作品,足以表明他对摄影事业的热爱。在他身上,我能体会到,只要生命不息,就会摄影不止。
    筱莲平时我们称她为“筱莲大姐”,一碰上她常夸我拍得勤,拍得好。其实,这是影友间的一种鼓励和促进。从她的作品里,我更多地看到的是她在画面捕上的灵气和特殊的构图形式,美的质感、内涵、主题的安排表达十分到位。特别是去年的坝上之行,在构图、用光方面足显其对摄影、构图和用光上的感悟。二幅作品同时入选上海国际艺术摄影展。平时,作为年长几岁的大姐,和蔼、亲切,深受摄影界人士的喜爱和好评。
仨位影人的早逝,对我的打击很大。几天来,寝食不安,为失去了这几位摄影同伴而痛心疾首,为失去平时这样交往密切的伙伴而感孤戚,为我市摄影界失去这三位精英而叹息。愿他们在天之灵,护佑天下影人完成他们的遗愿,产出更多、更好的摄影作品报效社会。

   白志雄、张筱莲、林朝明安息吧!


                                                    追日(郑延根) 2005年于9月5日晚

雪山老人说:

         05年9月3日,是个周六,我们相约去永嘉摄影创作。凌晨四点妻子筱莲就起床为大家准备早餐和日用食品。六点半我门在江滨路相聚,连同向导一共五人按时出发。从2000年开始,我们就经常利用双休日一起结伴同行。似乎与以往一样,一切多是那么自然,没有任何预兆。一路上大家情绪很高,都为白志雄连续三年在全国影赛中获奖而高兴。我们的车子开得不快。一路上我们拍拍停停。开车的就是我们之中驾龄最长的白志雄。谁能知道可怕的恶运在等待着我们。一场3死2伤的车祸即要来临。这场大难让我家破人亡,让我付出沉重的代价,给了我以致命的打击,令我天天夜不能寐。

雪山老人说:

        永别后的思念犹如潮水,时涨时落。心里总是非常难过。他们都走了,而我还活着,真的有一种内疚和负罪感!我总是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把他们救活!永别了,亲爱的筱莲。永别了我的摄友!30多米的落差,汽车的翻滚也就几秒钟,竟成了我们生离死别的门槛!林朝明,张筱莲,白志雄你们接二连三地走了!我却无力回天。我痛不欲生,好失落,好孤单.我强忍悲痛和亲人和朋友们一起为你们分别举行了告别仪式,做完我们该做的事情.。在心疼和忙碌中,我总是希望发生的一切是南柯一梦。然,筱莲第二故乡黑龙江友谊县的父母官来了,还送来了慰问金!,她天津的支边战友来了,带来令人撕心裂肺的哭声!我们浙大的教授和同学来了,默默的握手和互相的注目中,我看到了悲伤的眼神。陈教授还深夜不眠为筱莲书写悼词!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了!我还是希望他是一场梦!筱莲啊,你们三这一走,就留下我一个,让我多痛苦哇!你们的离去,使大家都感到惋惜!毕竟是英年早逝哇!你们献身摄影事业的壮举,震惊了温州摄影界,震惊了全国摄影人。面对车坛影协温州摄影界在网上的悼念活动,我终于明白这不是梦!其实我是多么地希望所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恶梦。我是多么地希望自己能在噩梦中醒来。永别了,亲爱的筱莲,永别后的思念犹如一张网,实在无法让我摆脱。咱不是老知青摄影四人小组吗,为什么你们三舍我而去!不是相约一起去坝上去的吗,竟如此不守信用!你们走得太快了。我好无奈!每次外出采风,都是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总是想去而没有去成。这次你们三又把我给遗弃了!我好心酸!永别了,你们三高兴着你们的高兴,让我痛苦着我的痛苦。为了追求摄影艺术,为了留住逝去的家园,为了创造和谐社会,为了记录大自然的美,我们有了共同的爱好和选择。我们曾无数次背起行囊,登上高山迎日出,赶到海滩拍夕阳!真没有想到,你们竟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曲温州摄影人的悲歌!生命与历史长河相比,总是那么短暂,而你们却做得很宽,很宽!你们被所有认识或不认识的摄友们缅怀!因为你们是温州摄影人的杰出代表!永别后我有无限的思念。我和影友正在继续努力,会把你们的愿望予以实现。 我会选择坚强,永远不会放弃理想。安息吧!我会把对你们的思念深深地埋在心里。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博客,还创办了摄影菜园,如果你们还在那该多好哇!永别三载,我对你们有太多的思念!尤其是拿起相机准备外出采风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们在一起的情景....... 

杭州朋友wangke244718002200给我留下话,她说:  

       很多时候,过去是无从想念的。遗失了发黄的照片,遗失了曾经保存很久的东西,遗失了枯萎的记忆。伸出手,抓不到任何东西。

  也许,总有些东西会留在生命最深处,深深浅浅的痕迹,当心轻轻拂过,已不会感到疼痛,只有一份麻木。喝着咖啡,苦苦的滋味。快乐与忧伤,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依然能感受到的那份真实与感动、虚伪与悲伤。眼泪,悄悄滴落在咖啡里。
  
  记得有人说过:“当你的眼泪忍不住要流出来的时候,睁大眼睛,千万别眨眼,你会看到世界由清晰到模糊的全过程。心,在眼泪落下的那一刻变得清澈明晰!
  
  爱久了,成了一种习惯;痛久了,成了一道刻痕;恨久了,成了一种负担。没有了激情的爱情,从火热走向平淡,或许就是我们一直在追寻的一种永恒。虽然,我们都不知道,这份平淡还是不是会那么让人心动。只是等待,无论时间是否冲淡了一切,心,却在它原来的位置,以固执的方式、速度执著地跳着……
  
  一个人在你的一生中,遇见一个懂得用心爱你或是遇见一个值得你用心去爱的人,是幸福的。拥有的往往不是最好,因而也不会懂得珍惜。也许,这个时候,等待比拥有更好!
  
  爱情,只是一瞬间的感觉。爱情不是奇遇,只是,当我们在奇遇中有了爱情,却早已注定了分离。适合走到最后的人,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彼此而生的。
  
  世上倘若有两个人注定要彼此相爱,那么在他们相遇之前,他和她的每一步都会朝着对方走去,不偏不倚,不管是多么的不可能。我相信这一点。相信冥冥中注定的相遇和分离。有心的人,再远也会记挂对方;无心的人,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如果你的爱情停留在曾经,它只属于那个时间;如果你的爱情停留在生命里,它就会成为永恒,甚至超越永远!
  
  或许,我们都想永远地忘记一些东西,比如伤痕,我们想永远地忘记一些东西,比如心动,安妮宝贝曾说过:“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甘心情愿的,有些事情却一直无能为力。”
  
  你会忘记一切,眼泪不会。也许,很久我们都不会哭了,无论受伤或者心疼,就那么冷眼地看着,或者在嘻笑打闹中隐没了。始终,眼泪伴随着时间,不会融化。原本以为一切终成为一张风干的标本…….只是,眼泪知道!

 雪山老人说: 我好象也开始相信冥冥中注定的相遇和分离了 。也的确是:有些事情却一直无能为力!




  评论这张
 
阅读(877)|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