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山老人的博客

我的精神园地,真诚欢迎朋友来访.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退休老头,还是一个支边老知青.一个只要过程,不追求结果的摄影爱好者.中国国门摄影研究会理事,http://www.cngm.org/sheying/huiyuan.asp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亚洲摄影协会,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温州市摄影家协会.温州鹿城摄影家协会理事:车坛影协会员,瓯越摄影会员网址//www.ouyuephoto.com/author.aspx?name=雪山老人:网址 //www.ctps.cn/photonet/userpage.asp?userid=%D1%A9%C9%BD%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2010-12-10 09:54:18|  分类: 摄影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1月15日我在博客里发过“深秋采枫”,为的是纪念我的已故爱人筱莲和摄友白志雄、林朝明。文字不多,拷贝如下:“古人对枫有许多诗歌.李煜的长相思有这样诗句: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杜牧的山行诗曰:远上寒山是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天。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留下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鱼父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还有李商隐的“寒夜孤单谁相伴,雨意绵绵情难断。枫醉未到清醒时,情落人间恨无缘。枫红总是与天寒密切相关,与霜结伴。深秋采枫,也总是带几分寒意,有几分伤感。摄友相聚采枫,也总是要在霜天之后。发上几张采枫作品,以纪念我的筱莲、志雄、朝明。”年年去楠溪江问秋,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今天我是特地请了老师邵家业和摄友老施一起来到楠溪江问候秋天的。他们都是筱莲、志雄、朝明生前的好朋友,更是摄影导师。邵老今年已经72岁了,还能和我一起楠溪问秋,我的感受:一是怀念,二是感激,三是高兴。我们几个曾是一起去楠溪江最多的老朋友。与其说去楠溪问秋,还不如说是去楠溪看望老朋友。去楠溪江问秋是对筱莲、志雄、朝明的怀念,邵老这么大年纪了还能与我们一起外出采风指导深表感激,老朋友相聚自然高兴!大家对楠溪江深秋的眷恋情缘让我高兴!

看着叶子一片片落下,带着一丝丝的遗憾,投向大地母亲的怀抱.她们跳跃着,旋转着,轻舞飞扬着,翩然落下。看着叶子一片片落下,都是一场场的别离,也是生命的枯竭与消逝。大若岩那棵老树阴郁地站着,让绿色的苔厥掩住它身上的皱纹。无情的秋天剥下了它们美丽的衣裳,它们只好枯秃地站在那里。凄凉,不舍与无奈总是挥之不去的萦绕在我的心头。我欣赏秋天的风高云淡。更沉醉于她的清雅脱俗,但同时也总是不可避免的陷入凄然的情绪中去。秋,是怎样萧瑟的一个季节啊! 虽有“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人万里无消息,便拟江头问断鸿。”之感,更有“出门未免流年叹,又见湖边木叶飞。人人解说悲秋事,不似诗人彻底知。”之实。 而今天,深秋的灿烂,忽然又给了我一种坚强的感觉。那棵枫树,如同一个人,执着的近乎固执的站在那里,带着满枝的金色,坚强的在风中挺立。原来,秋天也是刚强。是坚持,也是忍耐。这倒让我想起了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佳句。筱莲、志雄、朝明你们魂落楠溪、而我是魂系楠溪。楠溪江的深秋值得我们眷恋。

老朋友施对我说,雪山老人的文字要比摄影作品好。听罢,我大吃一惊,我玩的是摄影,博客上的文字只是为配摄影作品而逼着自己做的。可见我的摄影作品并没有玩好。尤其是我的数码后期,可以说偏差很大。一针见血坦言告诉我,需要检讨,需要反思,需要及时纠正。在此,我非常感谢雪丽、老王印象等挚友给我的提示。真是学无止境呀!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原创]楠溪江深秋的眷恋 - 雪山老人 - 雪山老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